电影网>电影号

        徐克最被低估的一部电影,既是香港西部片,又另类武侠片

        时间:2020.10.13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:闲人电影

        徐克的武侠都在大开大合之间。

        既是喷涌而出的爱恨情仇,浩然正气的家国情怀,又是挣脱束缚的血肉之躯,沧海一笑的极致浪漫。

        正是这种少了庙堂,多了个人的家国忧思,让他的江湖都以小见大,藐视一切繁文缛节。

        但也有例外,《刀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        《刀》是非徐克式武侠电影,拍这部电影是他为自己圆梦。

        徐克从美国念书时就喜欢纪录片的写实风格,一直希望有个机会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,可在香港多年都未等到,直至《刀》的出现。

        《刀》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一股沉闷压抑的气息,看似男人戏却用女性的视角和口吻来阐述,使得这个江湖显得可贵、可爱、可薄、可怜。

        《刀》中的江湖是快意恩仇,徐克用快速剪辑展现凌厉的刀法,他的镜头下真正的江湖应是不为名不为利,只为生存。

        常言道:“刀锋偏冷”,徐克的《刀》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它的冷首先表现在的票房的遇冷,当年上映后票房惨败,总票房甚至还不如《红番区》的十分之一。

        其次是冷峻的江湖。

        虽不似大陆西部片有漫天黄沙的大漠,但也有无视市井规则和辩不明江湖秩序的野蛮边陲小镇,颇具香港西部片风格。

        然后是冷色的画面。

        电影从头到尾看不到一丝生气,暗色的颜色加上有些阴诡的背景音乐,让电影有种魅,这种魅不是吸引力而是鬼魅。

        最后是冷若冰霜的角色。

        整部电影中,除了几声冷冽的冷笑,看热闹的讥笑和戏弄时的欢笑,全片每一个出场的角色,他们的脸上再没浮现过一丝微笑。

        凡是笑过的角色,都没有好下场。

        开篇的和尚笑了,曝尸荒野;女主向灵笑了,失去了两位爱慕她的好友;定安笑了,丢了一只胳膊;

        铁头笑了,没了安生之所;飞龙笑了,死于定安刀下;救定安的小孩笑了,被马贼烧毁家园。

        除了“冷”之外,徐克这部另类的武侠电影还有其他被人忽略的地方。

        一是简单但不俗套的故事。

        炼锋号铸刀厂大弟子定安(赵文卓饰演)被师父选为刀厂继承人,却在当选当夜得知自己的生父惨死于马贼飞龙(熊欣欣饰演)刀下。

        而在大殿供奉并保佑他们二十年无恙的断刀正是亡父的遗物,定安拜别师傅,带着断刀,意欲报仇。

        师傅的女儿向灵为爱追寻,却被猎户所掳,定安偶遇后舍命相救,不幸被砍断右手,坠落悬崖。

        得救后,定安自知复仇无望,便想退隐江湖,就此安定下来。

        不料,他竟意外撞见了飞龙,又得到半本绝世刀谱,于是他决定秘密修炼,为父报仇,并将马贼一网打尽。

        然而面对残缺的刀谱,定安终究不得其法,后痛定思痛,悟出独臂刀法,手刃杀父仇人。

        二是有别于徐克其他武侠电影的动作设计。

        徐克以往的电影中,动作都是飘逸与力量兼具,有天马行空的想象,也有诗情画意的浪漫。

        但是在《刀》这里,徐克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,一招一式看起来都很拧巴,不够痛快,没有畅快淋漓的观感。

        角色之间的武学对决不为漂亮,只为生存,所以每一刀都直击命门,誓要一招毙命,不留任何后路。

        这种写实类的动作设计,不同于六七十年代的杂耍,也区别于八九十年代的潇洒,因为生死不求美,只求活。

        三是社会文化与政治思考。

        《刀》中的百姓如蛀虫般活着,只需安分守已,为饱腹奔波,不许出人头地,天地闯荡,因为社会上到处是歇斯底里的野性。

        这种野性体现在一个字——乱,市井乱、人性乱。

        市井乱在没有规章制度。

        杀人、抢劫、纵火,这些十恶不赦的罪行,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家常便饭,遇上了自认倒霉,没碰见幸灾乐祸。

        面对强大,市井小民点头哈腰;遇到弱小,街头巷尾蛮横尽显,不会讲究礼义廉耻,更没有尊老爱幼。

        因为这一切,在生存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。

        人性乱在他们可以不顾三纲五常,伦理道德,只要有利可图就能放下尊严。

        如定安断臂流落到某小镇,与一小孩孤苦相依,靠着在酒庄洗碗维持生计,镇上的人都不待见他。

        对他这种身体残缺之人,极尽冷落和侮辱,因为这时的定安对他们来说,是弱小无能的,所以他们可以随意出言不逊。

        当定安一人一断刀杀了一批常年烧杀抢砸他们的马贼后,他们的态度顷刻转变。

        他们似乎都忘了当初的不义之举,纷纷跪在定安居住的茅草屋前,想要拜他为师学习武功。

        人性更乱在放弃贞洁,不知洁身自好。

        定安和铁头(陈豪饰演)曾朝思暮想,为之神魂颠倒的女人,原来不是什么良家妇女,而是一个可以跟任何男人野合的水性杨花之徒。

        她自以为了解男人,看破世俗,所以才会苟且活着,不顾形象,也不管贞操。

        然而她的这种醒世,只是一种自我感动,满口的厌世之词,实则是逃避现实的借口,来掩饰自己难以立足的无能。

        四是文艺片的拍摄手法。

        喜欢看港片的徐克迷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,徐克有一天会拍一部王家卫《东邪西毒》式的电影。

        只不过,徐克玩起深沉来还是比不过王家卫,女主角太弱,唠唠叨叨的风格过于聒噪,也是当初票房失利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  虽然《刀》倾注了徐克的理想与心血,但是想要取得商业上的认可,搞王家卫的那一套,显然是行不通的。

        五是失控的江湖。

        刀厂、猎户、马贼、强盗、黎民,构成了江湖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没有浩然于天地间的大义,充斥的只有野蛮与血腥。

        烧杀抢掠、欺凌弱小、倒挂虐杀、剥皮示众,每一个角色的惨死,都有着仁义尽失,规则不复的寓意。

        如开头伸张正义的和尚。

        路过此地的和尚,在一旁歇脚,却看到一群猎户沿街掀路边女孩的裙底,旁人都无动于衷。

        出于出家人的慈悲心怀,和尚出手相助,三两下便打跑了惹事的猎户,背起行囊继续前行。

        可吃了暗亏的猎户不肯善罢甘休,他们在拐角处设下埋伏。

        待到和尚通过时,扔下捕兽夹锁住他的右脚,令他动弹不得,然后将他的头蹭着木墙划过,留下一道血淋淋的痕迹。

        暂时休克的和尚瘫倒在地,被猎户们乱刀砍死,只余野狗啃食尸体。

        而和尚得到的又是什么?

        除了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与无人相助的冷漠,再无其他,就算有人出头,也会被许多世俗枷锁框住,一步都迈不开。

        由此可见,正义这玩意儿,一点都不值钱。

        也许开始你是对的,但能换来的只有围观者一时的同情,或冷言冷语的旁观,到最后品尝苦果的依旧是自己,因为没人会可怜你。

        江湖就是一个经受社会毒打,接受一人独行的过程。

        如男主定安,他为父报仇,遇上为寻他被猎户抓住的向灵,一番打斗,不仅没有救出她,自己还被砍断手臂,摔下悬崖。

        幸得一小孩相救,放下执念的定安,决定落地生根,却偶遇了杀父仇人,自己被马贼倒吊凌辱。

        偶然取得半部绝世刀谱,练就一身超凡武功,但是他已经回不到过去,因为世事都已经变得不似从前的样子。

        他能做的就是继续浪迹天涯,孑然一身。

        其实,这种逃不出江湖束缚的宿命感,就是江湖的本质。

        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那些关于江湖的故事,说到底就是一个人和命运的命题。

        这个命题里面,最重要的是人,人要面对的是命运的洪流,而洪流则是江湖本身,正所谓“天下英雄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