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5电影网>新闻目录>电影资讯

        你以为尔冬升们只会骂演员?他们骂自己也很狠!

        时间:2020.10.15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阳山桃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谁都没想到,《演员请就位》第二季刚刚播出两期,就已经发展成了“演学”,尔冬升更是凭借一系列直接犀利的点评,让“尔学”成为了重要分支。 相信追了2期节目的你,已经可以把“你够梁朝伟帅吗?”“哭得好像在嚼口香糖。”“谁又没有压力。”等等金句运用自如。每期都在等着尔冬升导演会说什么不留情面的大实话。 


        其实这只是香港电影剧组里的家常便饭。没在片场发过脾气,骂过演员,似乎就不能以导演的身份出道。有的导演,夹着雪茄,吞云吐雾,是公认的片场不好惹的导演;还有的导演,带着墨镜,虽然看不到表情,但据说可以把摄影师骂走,再请来另一位知名摄影师“执二摊”(接手别的摄影师工作)。 



        很多演员谈起导演在片场的骂,其实永远是感激大于怨恨。虽然不留情面,但问题被指出来,就有改正的机会。杨千嬅就曾经大方表示,谢谢尔冬升导演把自己骂醒,否则至今可能都不知道演戏是怎么一回事。 但你不知道的是,这些导演们虽然骂人凶,但是他们开展自我批评的时候,也毫不留情面啊! 


        尔冬升:忘掉我是三少爷


         我们不如就先从尔冬升说起。虽然他自己绝口不提不满意自己的哪部导演作品,但只要逮住机会,就会表达自己对出演《三少爷的剑》,也就是他的出道作品的不满。 



        “我以前那个版是不行的,因为当年我才19岁,是一个小孩在演戏装大人。他怎么能懂得’三少爷’想隐退江湖的那种心境呢。”尔冬升曾经这样说,甚至直到自己又拍了一遍“三少爷”,他还不忘提醒观众,“把我这个版本忘掉!” 



        从演员转到导演,尔冬升就说,虽然经济上有损失,但做演员并没有创作的快感。然而到了拍《三少爷的剑》,他突然“服软”,先是表示自己最弱的就是电影美学,想全部创新也越来越难,电影越来越难拍。 



        许鞍华:有时候为了糊口


        和尔冬升比起来,许鞍华虽然没有太多“片场训话”的坏脾气传闻。但如果说她是香港导演中批评自己第二狠的人,可能没有导演敢称第一。在一次讲座上,她直言: “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导演,希望死之前能努力成为其中之一。但现在还不是。至于四十年的拍摄生涯,有时就是为了糊口,要赚钱。因为我不懂做其他的事,又没有资格做舞女,于是就继续拍电影。有些是实际的原因,有些是为了自尊。” 



        这还不够,在自己的访谈录里,她几乎可以针对每一部作品都挑出毛病来。《客途秋恨》浪费了一个好剧本,因为剪辑落后。《姨妈的后现代生活》现场环境乱,自己情绪失控。《书剑恩仇录》自己拘泥写实,耗费耗时,电影反响也不好。 


        《姨妈的后现代生活》剧照


        甚至连《女人,四十》里那个下雪的镜头,许鞍华自己也不满意。因为当时太着急,只拍了两遍就不拍了,现在想想,完全可以拍得更好。 



        她把自己片子里的不少遗憾都归根于性格上的弱点:“我不喜欢慢慢思考,想清楚才做,我性格不属于这类,不喜欢万事俱备、天衣无缝,准备得百分之百,而是喜欢快速搞定,一鼓作气的做法,说去就去,搏一搏。” 可以说,许鞍华真的是全港最善于自我批评的导演了。 


        关锦鹏:我很不上镜


         “《无双》我拍不过庄文强《扫毒》我拍不过陈木胜。”这是关锦鹏对自己的评价,所以这一辈子拍的电影,基本都是在讲女性的故事。 



        和他的同行比起来,关锦鹏更善于在采访里帮自己的朋友们“出气”,比如当年盛传不合的巩俐陈冲,他就用《红玫瑰白玫瑰》时的一段往事站了自己朋友陈冲的队: “红玫瑰这角色我曾尝试接洽巩俐,她说如果一人演两个角色我便参与,我回说多谢你,但我没有想过红白玫瑰由你一人来演。不可能,一个山东大娘怎可能演白玫瑰?” 



        这还不够,在采访里关锦鹏直言:“陈冲演得好好,她比巩俐合适太多了,不过老板要我先试一下巩俐,因为她号召力较大。巩俐只有一部戏留世,就是《红高粱》,其他没有一部是可以的。”事实上,关锦鹏当年也是先进入了无线演员训练班,但后来转型做导演,则是“我自己发现我很不上镜。”嗯,这大概是他批评自己最狠的一句话了。 


        陈可辛:我就是很难搞,至少我敢承认


         和上面几位导演比起来,陈可辛的自我批评能力可以说是并肩许鞍华的。毕竟他出了整整一本书让自己的合作伙伴批评自己。 



        编剧张倩华说他绝对是控制狂。陈可辛请他们去泰国玩,自己有工作来不了,不忘给吴君如打电话安排当日行程,说:“你今天应该去动物园。”


        连陈可辛的父亲都在书里这样说:“他常常自信过度,野心太大,抱负太高,以致常常遭遇一些意想不到的阻力、打击。 ” 虽然曾有传闻,陈可辛对《甜蜜蜜》并不是特别满意,甚至觉得有些地方做作。但是从目前的采访记录来看,他聊起自己的作品都是“没有遗憾”。



        说起拍电影这件事,陈可辛曾经表示,自己做别的事情根本不能活,“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不拍电影,现在想改行也晚了。” 


        吴宇森刘镇伟,都对自己不满意


        比起其他人,吴宇森评价自己的作品更苛刻,他曾坦言:“我从来不看自己拍过的电影,任何一部,我都没有看过第二遍。”他觉得看了总会后悔,甚至会难受。比如有的镜头加了这么多音乐,弄得像电视剧。再比如《英雄本色》张国荣的戏没有剪好,等等。 



        和这两位导演比起来,虽然刘镇伟一直在拍无厘头的喜剧片,但是他评价自己的话不得不说也是一刀见血:“不是天才却每天都扮天才,很痛苦。”


        甚至对于《大话西游》,他仍然处于反省的态度:“我应该从那个时候停下来,但那时是我的事业巅峰,我放弃了。” 



        先批评自己,认清自己的不足,可能才会对其他人事坦诚相待。这些导演们,有人是被哥哥带进圈的“星二代”,有的是从片场学徒副导演摸爬滚打成为了今天的大导演。导演们批评自己,和在片场批评演员,可能只是把大实话都说了出来。 但有时候,接受实话却很难。只是希望,“演学”结课的时候,不管是观众还是演员们,都听了进去,别把实话当做耳旁风吧。


        文/阳山桃